当前位置: > 想法思路 > 群体控制 与 易控制目标的选取

群体控制 与 易控制目标的选取

群体控制 与 易控制目标的选取

一)伟大的人格

一队德国兵进了苏联的小村庄,他们要去苏蒙塔斯村,但是迷路了,幸好遇到一个小孩,他们让这个小孩带路,战争让周围的环境一片破败,小孩一路学鸟叫,一路给德军引路,在穿越树林的时候,小孩突然跑了。紧接着就是枪声,32个德国兵被当地游击队团灭。

第二天这个小孩又在同样的地方待着,学鸟叫,到处张望,似乎在等着什么。

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卓雅毕业了,在同一天德国入侵苏联,随后卓雅就参加了战争,从事敌后游击,直到被抓,敌人为了获取口供对她严刑拷打,鞭抽火烧凌辱,却问不出任何有用的情报,于是将她活活绞杀,死的时候才18岁。

苏联卫国战争中,女人、儿童…这些平凡的,甚至在平时软弱不堪,手无抓鸡之力的人却爆发出巨大的勇气,绞杀拷打都不能使之屈服。

教科书级的解释,免不了要歌颂伟大的人格,舍己为人,勇于牺牲自己的大无畏精神。

教科书的观点全错!文人大多肤浅、粗鄙、喜欢神经质般的臆造。

二)虚幻的力量

战争胜利后,斯大林进行政治清洗,130万人被判刑,其中68.2万人遭枪杀,轻而易举就实现了独裁。

聚会的时候,一群人原本有说有笑,当斯大林出现后,所有人立马变得拘束,没人敢大声说话,直到斯大林离开聚会,他们才恢复正常谈笑。

布尔什维克的老英雄们,面对希特勒的拷打和枪口,都能不畏生死,为什么面对斯大林却乖的和三岁小孩一样,任人揉捏?为什么这些勇敢自负又强大的人,在面对斯大林的政治清洗的时候,甚至不需要拷问,就主动妥协?

缺少永恒集体荣光的加持!

对面纳粹军队的时候,他们的背后是一个伟大的民族,有属于自己的光荣,但内部审讯的时候,他们只是孤立的个人。

斯大林的手段很简单,隔绝这群人与党和人民集体的联系,进行心理孤立,没有了神圣苏联的光环,失去了往日的光荣,他们便失去了力量的来源,于是他们就会认罪,自我批判,自我反省,自我羞辱,希望能重新回到伟大永恒的集体。

布哈林和斯大林曾经是队友,但两人反目之后,布哈林被开除苏共,之后的公开审讯,判刑,处死,毫无阻力。

布哈林本人放弃了挣扎,他说自己被整个世界孤立,没有存在的意义…

当年欧洲600万犹太人被党卫军赶到隔离区,他们不反抗,送去集中营,还是不反抗,他们低着头,默默的听着德军的指挥,如同温顺的小绵羊,即便是只蚂蚱,还会蹦跶几下,但600万犹太人却坐以待毙。

英国殖民巴基斯坦时期,殖民地官员认为希特勒能轻而易举搞定百万犹太人,他们肯定也可以,但此时的巴基斯坦犹太人却表现的强大、聪明、勇猛,搞得殖民地官员焦头烂额。

官员们永远也不会明白,当年欧洲的的犹太人没有国家,只能以孤立的个人面对希特勒集团,个人面对集团,犹太人的内心虚无而又渺小,轻而易举就被抹杀。但巴基斯却让犹太人拥有集体的力量,他们背后是一个永恒的民族,记忆中承载着民族的荣耀,这种力量会消除恐惧,让人不畏生死。

这种虚幻的力量,发挥到极致能跨越时间、物质、人伦,堪称逆天的存在。

1944年,小野田宽郎在菲律宾驻防,主要是收集情报,打游击战。小野的上级要撤退,让他暂时埋伏,说是过几年会接他。

随后小野和手下藏在山中等待时机,然而日本在第二年就投降了,期间美军用飞机撒传单说日本投降,他们不信,日本也撒传单说已经投降,他们不信,此后的十年队友或死或走,但他依旧没放弃,直到二战结束30年后,当年的上级亲自告诉他战争失败了,他才回国。

通常我们会认为一个人在山中待了30年,会被寂寞、黑暗、恐惧包围,了无生趣。

但真相并非如此,他们的心中有永恒的集体和民族荣光,有身负伟大任务的使命感,这种虚无的情怀会让他们内部人格不朽。他们愿意抛头颅、洒热血,是因为知道他们的事迹会为后世所传诵,他们愿意牺牲真实、短暂的小我,换取想象中的永恒的大我。

个人无法依赖自己的勇气面对苦难和死亡的威胁,它们仅有的力量来源并不是其自身,而是来自某个伟大的、光荣的、永恒的集体。这种信仰主要来自认同,通过认同,个人不再是虚弱如浮尘的个体,而成了某种永恒的一部分。

综上,能得出结论。

个体通常软弱不堪,毫无力量。

为凡人附加民族、大义、集体等价值,能让他们实现心理上的自我永恒,让他们抹杀心中的恐惧,拥有非凡的力量,并甘愿赴死。

无论在任何时代,勇于牺牲的始终是部分人,虚幻的信念并不能控制所有人。

找到“易感人群”,并为其附加新的价值,就能控制他们。

三)易感人群

张三在一个小公司上班,朝九晚六,上班本来就很累,却还要应付办公室政治这种只有愚蠢小白领才会玩的把戏。

闲着的时候,他时常会想,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,但却想不出答案,转眼间又想到快要交房租了,上个月淘宝购物还欠花呗几百块,毕业两年却一事无成,自己的人生太失败了,毫无意义。

周末有新电影上映,主角是单亲父亲带着女儿生活,面临失业,生活的压力让主角不堪负重,但依旧乐观的活着,转眼间主角却肩负起人类的命运,去执行九死一生的任务,看到这里张三哭了,这TM就是自己的生活,同时被主角的英雄主义感动,心想只有这样才算不负此生。

正因为他们生活失意,真正的自我充满平庸、肮脏、低贱、狭隘…. 所以他们急需舍弃小我,用新的价值取代原先的自己。

一切生活失意,不满现状,却又无能为力的人,都是易感人群,只需用点小手段为它们营造虚幻的价值,就能奴役它们。

失意者不需要自由,自由意味着选择和承担责任,它们期待强有力的统治者为自己规划好一切,这样自己就无需承担失败。除非聪明自律,否则自由就是令人厌恶的负担,自我若是软弱无力,再多的自由又有何用?

失意者不需要自我,外面的竞争太过残酷,自我低贱无力,只有回归集体才能拥有安全感。

失意者不需要真相,残酷的现实让人绝望,急于摆脱平庸与狭隘的自我,它们只能去追求神圣化永恒的大我,看似大爱无私的付出,实则是在拯救自己,无私者的虚荣心无边无际。

失意者不需要自由,时刻呼唤管制。

看病贵了,让ZF管一管,要降低医疗费。

工资低了,让ZF管一管,要涨工资。

物价涨了,让ZF管一管,要降物价。

房价涨了,让ZF管一管,要降房价。

能量守恒,涨工资,企业成本提高,物价必然上涨,尽管群众呐喊,但却从未得逞。

四)神圣集体

焦虑、无力感、存在的无意义性,是如此的让人绝望。

抚慰这种绝望感的唯一方法就是集体。

当人们抛弃自我,成为集体的一部分时,虽然失去个人的独立性,但它们同时得到一种新的自由,一种无愧疚的屠杀、恐吓、凌虐、强奸的自由,而这也是集体最吸引人的地方。

卢旺达大屠杀期间,学生杀老师,妻子杀丈夫,3个月时间死100万人,近50万妇女被强奸,这在漫长的历史中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件。

将一个人同化为集体的方式很多。

自贱:对失意的人来说,生活本就是一团狗屎,灌输自贱的信念,让它们轻视自己,有助于集体的稳固。基督教就强调人生来罪。

隔离:强化集体活动,减少成员与外界沟通的频率,就能让它们对外界产生恐惧和厌恶。

造梦:赋予失意者一个想象中的自己,如为了人类的未来、为了上帝而战斗、为了家人… 。亚历山大东征的时候,剑指当地土著,充满豪情的说,我们为你们带来文明,这一刻身边的人都沐浴着神圣的光辉。

仪式:典礼、游行、特殊的仪式,能加强集体的内部认同,使失意者充满神圣感。

未来:虚无的美好未来是驱使失意者的最好工具,这个未来最好充满意义,却又遥不可及,这样才能作为一种永恒的信念。

传销、邪教、服务行业培训底层人员常用的手段,都是从以上衍生而来。

写在最后:西安有家公司倒闭了,没有业务,三个月没发工资,但是管饭,能力最差的那批员工没有离职,仍按时上班。国内某集团的业务员每年都要进行集训,其中一些员工没有工资,免费工作,上次提过这家集团,居然有读者猜出名字了….

— 完 — 

微信公众号:888网赚网

网站:www.888wangzhuan.com

转载请保留出处:888网赚网 » 群体控制 与 易控制目标的选取

群体控制 与 易控制目标的选取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